您当前位置: 那诺 >> 民族文化
猪街茶的前世今生
[ 元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6-09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从那诺乡的打芒村看过去,猪街在云雾簇拥下时隐时现,仿佛航行在大海中的一艘巨轮。猪街茶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炼成,师法自然,得天独厚。

红土墙,黛青瓦,青石板。走进猪街,颇有种时光穿越的感觉,那种时间蚀刻的自然之美,让人流连忘返。

  人去楼空,上了锁的雕花格子门等细节,可以让我们臆想当年猪街因茶而兴的盛景。

 2017年4月7日,当年“长春号”何氏后人何江平的妻子忙碌着加工春茶。

   在猪街著名的茶商号、高氏后人高崇林家的望海茶业有限公司,夫妻俩正忙着把采摘回来的茶叶杀青。

历史上闻名遐迩的“长春号”就在二掌村,村里人大多外出打工。和中国农村的许多村子一样,二掌也是个“空壳村”,因此显得格外静谧恬淡。少部分在家的人也种茶。

  “长春号”作坊大院。院子的主人是“长春号”的后人何江平。透过一幢幢装饰华美的古建筑,何氏祖上的兴隆和繁盛依稀可见。

品过一款好茶,总有一种寻根问底的冲动。

难以置信,眼前这条斑驳的青石板路,就是曾经的茶马道。此时,蜿蜒曲折的石板路上,仿佛又传来遥远的马蹄声,和着清脆的铃铛声、马锅头悠长的吆喝声。浩浩荡荡的马帮茶商,从这里出发,将醇香的猪街茶驮往远方,在某个古朴清幽的茶楼,透过杯盏清冽氤氲的茶雾,茶沉沉浮浮欢快地跳跃着,又绽放出了生命的绿色。

元江自古就是茶马道的要冲。距元江县城50公里的猪街,就是一条重要的茶马道。元、明、清时期,猪街是马帮交通要道,是通达元江军民府管辖的江城上、下乌(现已归属老挝,为十二版纳地之一)的必经之地,也是江城、易武茶马帮进入内地的一条重要通道。因战略位置重要,明、清两朝一直派兵驻守。马帮从猪街沿陡峭的红河大峡谷下到南凹(今南昏普漂)后,从河中划船转运至斐脚、依萨、蛮耗,再辗转滇越铁路,运至昆明或越南出海。

元江到版纳、易武、江城的茶盐马帮,一直行走在这条古道上。贩运茶叶的丰厚获利,让猪街“德盛祥”“隆盛祥”“协和昌”“长春”“利贞祥”“永盛祥”等七八家茶叶商号应运而生,其茶庄分布云南各茶区闹市,老板已然富甲一方。

猪街是怎样种起茶来的呢?《元江志稿》卷六载:“光绪中叶,元人生计日窘,几有不能生存之势,于是淬励奋发,日事开垦,农林种植皆竭力讲求,如中乡(今猪街、羊街),往五大茶山佣工谋生,目击耳濡,尽得种茶之法,多购茶种以归,于猪街、大、小羊街一带隙地,如法种植而陪雍,三数年间,便蓬蓬勃勃,绿遍山原,依泱制心茸质、其叶、其色盖与倚帮、攸乐(今版纳东北易武基姥茶山)之茶相均,销路日广,获利日丰,力图改变发达,正方兴未艾”。

抗日战争前夕,猪街茶的种植面积达到千余亩,年产量6400余担。抗战时期,猪街的茶叶生产因受鸦片的渗透侵袭,茶人毁茶园改种大烟,致使兴盛一时的茶叶市场日趋衰败,茶商也随之转营大烟或其他生意。到解放前夕,猪街茶几近消失。

民国初年,猪街茶曾参加全省的“赛宝大会”获金奖,所以元江猪街茶在昆明颇有名气。解放初期,云南省茶科所成立,为发展云南茶叶生产,在选育良种、收集育种原始资料中,猪街茶产地被列为云南省茶叶重点调查区域之一。云南著名茶叶专家肖时英、张木兰夫妇就曾在1954年、1959年两次到猪街考察,后鉴评猪街茶为“元江糯茶”,作为地方优良品种上报国家。

又是一个春茶采收时节,再次循着这条幽静的青石板路,走进猪街,走进这座流淌着茶香余味的古村落,想着一段颇具神秘色彩的历史故事,就曾发生在脚下的这片土地,心里便升腾起一种莫名的冲动和敬仰。如今,仍能从高大城门、凹凸有致的青瓦土墙、斑驳的石头挡墙、龙飞凤舞的图腾,以及雕梁画栋的木栅窗子上,读出当年猪街因茶而旺的蓬勃景象。

跨入21世纪,望着曾经盛名一时的猪街茶将慢慢湮没于世,猪街茶高氏后人高崇林立志再兴猪街茶。2014年,这个从小闻着茶香长大的男人,决定接过家族的接力棒,将猪街茶种植和制作工艺沿袭传承。在外地工作的他毅然回到家乡,跟着父母一点一滴学习茶园管理、茶叶采摘、加工、销售等技艺。

2015年,经过奔走多方,借力各方,高崇林倾囊成立了望海茶业有限公司。得到了县、乡两级党委、政府的支持,公司持续实施了猪街茶提档升级举措,包括邀请84岁高龄的云南茶业前辈专家肖时英到猪街开展培训等。如今的猪街茶以“糯水井”命名,在市场上备受青睐。然而,要真正实现猪街茶的振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朗月品香茗,云端戏清风……从来就是一件惬意的事。那诺,是引人注目的元江哈尼梯田和哈尼风情的集中区域,是玉溪市离天最近之地,自是吃茶最好的去处。(杨海洁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