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元江民族 > 正文
罗槃国:元江坝子诞生的哈尼王国
[ 元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8-1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表现哈尼族先民迁徙的实景演出《棕扇舞出幸福来》片段

元江,是哈尼族先民的故乡。据史料记载,哈尼族先民从10世纪以前开始定居罗槃甸、开发元江坝,到公元1288年后(元至元二十五年)罗槃国走向衰亡,前后历经300余年的漫长岁月。像罗槃国这样辖地三万平方公里,历经300余年基本形成国家雏形的政权组织,在哈尼族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是绝无仅有的。

历史上,红河上下,曾经在几个不同时期出现过不同的几个小国,诸如出现于上游的白子国、中游的罗槃国、下游的安阳国。罗槃国是怎么出现的,又是怎么消失的呢?

元江县哈尼协会会长白坡德

以罗槃甸为中心

自古以来,哈尼族是一个勤劳勇敢的民族,具有较强的开拓创新精神。当哈尼族先民来到元江时,元江还是一片无人居住、人迹罕至的原始大森林;元江大河两岸地势平坦、水草丰美。哈尼族先民一眼就看中了这片美丽富饶的热土,并开拓了这片沃土。

元江县哈尼协会会长白坡德说,前些年,昆明岗头村发掘过哈尼古墓。岗头村有口井,一直保留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叫窝尼井。唐代的史料中也有关于“阿尼大寨”的记载,就位于现在的昆明安宁市境内。金沙江的一条支流叫阿尼河,说明唐时哈尼族先民就到滇中地区,后来到了哀牢山,作为南诏三十七部,形成了因远部。当时彝族和哈尼族还没有分开,因远部以江为界,江东为六诏山区,江西是哈尼山区。所谓罗槃,是哈尼话,即一马平川的大江大河流淌的地方。彝话中的叫罗槃得,即攀枝花多的坝子。

哈尼人落籍元江后,生活逐渐安定下来,并利用优越的自然条件,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兼营狩猎。随着生产的不断发展、物产的日益丰富,哈尼人的生活条件不断得到改善,人口也不断得到发展,部族力量日渐强大起来,并最终建立了自己的部落王国——罗槃国。

罗槃国是一个以罗槃甸(元江坝)为政治经济中心的带有部落联盟性质的哈尼王国,其管辖面积多达三万平方公里。为了便于管理,在最高领主“罗槃主”的下面还设有无数个小领主,各自管理一个小的部落王国。包括今元江县和新平县西部、墨江县以南至景谷县东部等广大地区,与越南、老挝接壤。还包括今绿春、红河、元阳、金平、江城、宁洱等县与今西双版纳州的三个县和普洱市的澜沧县,以及越南、老挝、缅甸的一部分,这些地区至今依然是哈尼族核心聚居区。

宋王朝无暇顾及的边地小国

“罗槃国”建国时期,内地汉族地区政治局势正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唐王朝正趋于瓦解,我国正陷入“五代十国”时期四分五裂的割据状态之中。当时,地处边陲的云南也正处在南诏政权崩溃瓦解、大理国兴起之时。这种局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为“罗槃国”的兴起和发展带来了良好的机会。

后来,宋王朝统一了中原地区,结束了“五代十国”时期四分五裂的政治局面。但由于受辽、西夏等北方强大势力的牵制,宋王朝防范的重点和精力都放在了北方;而对包括大理国在内的西南边陲地区则仍然采用宽松的“羁縻政策”——主要是从形式上加以统治,而实际上却是各民族“自治”。这一现象,充分说明了当时宋王朝腾不出更多的精力来经营西南地区,只好任其自行发展。

罗槃国的衰落

蒙古是在宋、金严重对立时在北方崛起的一股强大势力。蒙古兵于公元1253年兵分东、西、中三路南下进攻大理国(当时大理国是西南地区势力最为强大的王国),并于公元1254年征服了大理国。

公元1258年,蒙古兵经车里(今西双版纳)远征交趾(今越南),当时居住在西双版纳的哈尼族(倭泥)和傣族(白夷)都被征服。而此时,在云南边陲独居一隅的哈尼部族王国——罗槃国仍然未被征服而独立存在。说明当时的罗槃国实力不一般,连蒙古兵都不敢轻易进攻它。

一直到相隔17年后的公元1275年(元至元十二年),元兵(此时蒙古国已统一中国,并改国号为“元”)才渡过澧社江(元江)进军罗槃国,并以强大的军队进攻罗槃国的政治中心罗槃城。当时,罗槃国的国主是阿禾必。面对比自己强大数倍、装备有先进武器的强敌,阿禾必没有被吓倒,而是率领罗槃国人民进行了勇敢、顽强的奋力抵抗,元兵久攻不下。

为拯救全城军民的性命,存续哈尼民族的血脉,阿禾必被迫无奈,只好暂时顺应,打开城门,率众归降。罗槃主阿禾必及其子必思,名为归降元朝,实为不服,父子二人重新聚集力量,在南溪老林腹地“加滇郎”(今元江县羊岔街)形成政治经济中心,改罗槃国为加滇国,继续与元兵对抗,然而寡不敌众,多次对抗均以失败告终。之后,罗槃国所辖哀牢山西麓墨江、普洱等地的哈尼族各部落也只好“望风屈膝”,被迫接受元王朝的统治(《元史·赛典赤赡思丁传》)。自此,曾经威震滇南、强盛一时的哈尼王国开始走向衰落。

《续资治通鉴》的记载

对于这段特殊的历史,《续资治通鉴》记得完整:罗槃甸叛,往征之,有忧色,从者问故,赛音谔德齐曰:“吾非忧出征也,忧汝曹冒锋镝,不幸以无辜而死;又忧汝曹劫掳平民,使不聊生,及民叛则又从而征之耳。”师次罗槃城,三日,不降,诸将请攻之,赛音谔德齐不可,遣使以理谕之,罗槃主奉命。越三日,又不降,诸将奋勇请进兵,赛音谔德齐又不可。俄而将卒有乘城进攻者,赛音谔德齐大怒,遽鸣金止之,召万户叱责之曰:“天子命我安抚云南,未尝命以杀戮也。无主将命而擅攻,于军法当诛。”命左右缚之。诸将叩首,请俟城下之日从事。罗槃主闻之曰:“平章宽仁如此,吾拒命,不祥。”乃举国出降,将卒亦释不诛,遂改为元江府……

白坡德说,罗槃主阿禾必在山里与蒙古军周旋了十多年,败了,双方约定,我不来山林,你不要来坝子,先民就永远退出了坝子。元江之战是元兵在云南最惨烈的一战,因而,元朝就把其命名为元江,即元朝江山的意思,罗槃国改为元江军民府。在“罗槃国”的兴衰史上,“罗槃主”阿禾必及其亲信部族是带领哈尼人民奋起反抗民族压迫和残酷统治的一个了不起的哈尼领袖,是哈尼族心目中永远的英雄。(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